參考消息網6月18日報道 俄羅斯《生意人報》網站6月17日稱,儘管有歐盟委員會參與斡旋,但在16日正式啟用預付款制度後,俄烏間持續兩個月的天然氣衝突仍以俄停止向基輔供氣暫告段落。歐盟成了冤大頭,借錢給烏克蘭卻沒撈到任何好處。布魯塞爾準備不再僅僅出於政治考慮而支持基輔,其立場將成為影響今秋新一輪談判成敗的關鍵性因素。
  唯恐俄烏訴諸極端措施
  事態後續會如何發展,烏政府並未給出官方說法,但議會最大黨派祖國黨議員亞歷山大·布里吉涅茨說:“我們會截留俄羅斯輸往歐洲的中轉天然氣,如果俄羅斯供應烏克蘭天然氣的價格不排除政治因素的話。”他表示議員們已經達成了一個方案,天然氣將“用俄羅斯使用烏克蘭留在克裡米亞的設施的租金交換”。一旦如此,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會如何應對暫時未知:俄氣總裁米勒迴避了這一問題,他表示,烏克蘭政府向他保證願意保障天然氣的過境運輸。
  俄國家能源安全基金會副會長阿列克謝·格裡瓦奇認為,如果烏克蘭要截留過境運輸的天然氣,俄氣公司遲早會採取極端措施。2009年,為應對烏克蘭石油天然氣公司未經許可截留天然氣,俄氣完全停止過境烏克蘭向歐洲供氣,最終不得不付30億歐元罰款並蒙受信譽損失。格裡瓦奇認為,歐洲現在對烏克蘭的這種做法持另外一種看法:歐盟在三邊談判過程中已經明白,烏克蘭並不打算考慮歐盟的利益,現在為解決危機,布魯塞爾應向基輔施壓,包括通過華盛頓向其施壓。他說:“如果烏克蘭能明白此舉會冒失去西方支持的危險,其行為將立刻改變。”
  歐洲市場氣價應聲上漲
  據西班牙《國家報》網站6月16日報道,俄羅斯中止向烏克蘭供應天然氣,倫敦和阿姆斯特丹天然氣價格應聲上漲8%和10%。這一決定與伊拉克暴力活動升級同時出現,給世界能源市場帶來壓力。地緣政治風險再次影響到正從金融危機中虛弱但是普遍複蘇的世界經濟形勢。
  在俄烏天然氣戰爭的新篇章中,不會有太多的勝利者。凱投國際宏觀經濟咨詢公司分析人士尼爾·希林警告說,“俄羅斯的損失將比很多人想象的更大”。
  野村證券公司分析人士彼得羅夫說,在沒有證據說明它的條件得到滿足的情況下,俄羅斯是不會達成協議的。而因為基輔盛行反對俄羅斯潮流,烏克蘭新總統波羅申科也沒有太多促成協議的政治意願。烏克蘭與俄羅斯雙方互不諒解。
  在9月份之前,烏克蘭不必中斷通過該國提供給歐洲的天然氣。但如果俄烏雙方不能儘快達成合同,情況將變得更加危急。
  《俄羅斯報》網站6月17日稱,石油天然氣工業家聯盟的首席專家魯斯塔姆·坦卡耶夫說,“沒有烏克蘭這個過境通道,俄羅斯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今年可能會減少15%”。對於俄羅斯沒什麼,但歐洲不願意,因為俄羅斯天然氣是最便宜的。
  俄國家能源研究所所長普拉沃蘇多夫說,烏克蘭政府正在完成美國人給它的任務:第一,讓俄羅斯停止向歐洲供氣,以便提高美國企業在世界市場的競爭力;第二,搞垮烏克蘭東南部地區的經濟和工業,同時把俄羅斯說成是侵略者。為了完成這些任務,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供氣正常化。
  俄未來或繞過烏向歐供氣
  據法國《解放報》網站6月16日報道,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能源中心主任瑪麗-克萊爾·奧恩在接受專訪時認為,對烏克蘭要求的價格要比鄰國相對更高。本來按道理講,越靠近能源供給地,價格應當越低。但是,這也涉及政治考量。對烏克蘭的價格因兩國關係的狀態而演變。
  2009年上一次危機發生時,歐洲中部和東部一直到德國的很多消費者無法得到天然氣供應。如今的歐洲在一場新危機面前看起來準備得更好。庫存充足,一些國家實施了“迴流”措施,將西部天然氣送往東部以資助鄰國。
  新的天然氣輸送管道已經出現。2009年時,80%的俄羅斯天然氣通過烏克蘭輸送。2012年,通過波羅的海直接將俄羅斯和德國連接的“北溪”管道落成,經過烏克蘭輸往歐洲的俄羅斯天然氣份額減少50%。在未來幾年,隨著“南溪”管道在2016年落成,烏克蘭輸氣管道將不再是俄天然氣輸往歐洲的必經之路。
  《俄羅斯報》網站6月17日稱,三年後俄羅斯就可以不再通過烏克蘭向歐洲供氣了。俄羅斯天然氣聯盟主席謝爾蓋·奇若夫預測,“我們的確有兩個馬上就可以繞過烏克蘭的方案。第一,將已經建成的天然氣管道的供氣量增加15%,如‘北溪’管道。第二,還可以通過新的‘南溪’管道供氣”。
  為了讓歐洲人眼下也有天然氣可用,俄羅斯可以增加對地下天然氣庫的供應。“現在可以將本來應當給烏克蘭的天然氣存入儲備。這些儲備我們可以直接出口給客戶,不經過烏克蘭”。
  更多境外媒體報道,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  (原標題:外媒:俄羅斯對烏克蘭"斷氣"讓歐洲再度緊張)
創作者介紹

beach

wa80wapnx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